心中的黄花岗

  几十年了,我心里装着一个美丽的地方。

宅小鸭-精美图集 (6)

它在松嫩平原诺敏河畔上一块凸起的地方。浅夏季节,自由生长的高低不一的各种杂草像长绒地毯一样盖住了所有的裸露的土地。清晨的太阳把草叶上滚动的露珠照得晶莹剔透,折射的光芒把整个草地照亮,点点闪烁,宛若灿烂的星光坠落在草地上,又像充满灵性的萤火虫,在草地上舞动,一会儿这闪,一会儿那亮。

宅小鸭-精美图集 (41)

草地上,还有不同的野花遍布在草丛中,有红的、粉的、黄的、紫的、蓝的和白的多种颜色,妆点着这翠绿的草场。在草尖的上方,有许多拔地而起亭亭玉立的黄花,一片金黄地笼罩着这片草场。有的含苞欲放,有的用绽放的喇叭在与小草交谈:“我成熟了”,“我开花了”,风把她吹得摇摇晃晃;或者又含羞地说“你看我好看吗?”在风的助力下,小草使劲儿地点着头。

靠南侧的草地上,有几块长有两米左右高的柳毛笤树丛,茂密的树叶形成蘑菇头型,把炽热的阳光遮住,形成一块阴凉地,为这里的鸟禽提供了隐蔽凉爽幽静的栖息地。

宅小鸭-精美图集 (60)

草地上空,燕子、小鸟盘旋飞过,野鸭也时常光顾,蝴蝶、蜻蜓、蜜蜂等舍不得这个优美静谧的宝地,不断在这里飞来飞去,快乐地享受这里充满浓郁花香的净洁空气。

这就是我只来过一次,就一见钟情割舍不下的地方,她的名字就叫黄花岗。

宅小鸭-精美图集 (9)

那年,我无意间从同学GR嘴里听说在绥化北面的农村秦家大桥附近有个黄花岗,说到花开的季节,成片的黄花盛开,是如何如何的漂亮;又说采回来黄花菜又如何如何地好吃。听得我,羡慕得要死,真想马上就去看看啊!

宅小鸭-精美图集 (64)

初听这话时是1970年的5月,那是初一的第一学期。GR和我是小学一个班的比较要好的男同学,到中学又分到一个班。他高个儿,清瘦,朴实,能干,少言寡语,为人实在,我们合得来,常常在一起玩。他家住在离我们靖宇小学校不远的中直路与南二道街之间的一趟南北通透的平房。这栋平房算GR共有四个小学同学(GR家东边有白文影和杨玉梅,西边有许奎俊)家住在那儿,但我经常去GR家。到中学又分到一个班,自然来往的更多了。他父亲在铁路机务段工作,母亲家务,也在外做临时工,兄弟姐妹四人,他是老大,老二是男孩,还有两个妹妹。一家人善良朴实,对我也很好。

黄花岗的事出自GR的嘴,他还说他去过,我自然相信了。我就和他说,我们一起再去玩玩吧,也顺便采点黄花菜。

其实,GR也没去过几次,看他和我说时的那个得意样,就知道他也喜欢再去玩。现在看我又执着地坚持,他就同意了,但要得到他父亲的支持,因为我们往返要乘火车啊!

他父亲同意了,并给我们安排好了乘火车的时间。我也和父母说了,他们也同意了,并嘱咐我要注意安全。

记得那是六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站在家的小院里,天气非常好,虽然北方早晚温差较大,但早已高高升起的太阳把瓦蓝的天空照得清澈透亮,把温暖送到了大地上。我从温暖中体会到了夏的到来,想象着黄花岗的景象。大约七点多钟,GR来了,我急忙背上书包,包里装着一条抖了干净的面口袋,就一起上路了。

大概8点多钟,我们就坐上了一列货车尾部的守车向北出发了。在车上,GR告诉我,其实,这地方也不是很远,它位于沙园和秦家车站之间,就是绥化出发的第一站与第二站之间,距离第一的沙园站更近点。下车沿铁路走一段再向西北走大约二里地就到了,走也就半小时。

我第一次坐货车,第一次走绥化以远的地方。在火车拐弯处,我从守车的小窗往前看,火车在绿色的平原上,像一条黑色的巨龙,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在疾驶,把茁壮成长的庄稼和点缀在绿色海洋中的小村庄匆匆掠过;望着被火车甩过的无尽原野,视野无限开阔,心胸顿时开朗,充满了新奇和遐想,想象着要去的黄花岗是个什么样呢?

宅小鸭-精美图集 (45)

货车运行大约二十分钟,沙园站就到了。守车的铁路师傅提醒我们说,下午一点四十车返回,不要回来晚了。然后,我们就步行去黄花岗。

宅小鸭-精美图集 (43)

我们俩个下了车,在太阳的指引下,沿着铁路右侧的小道继续向前走。

宅小鸭-精美图集 (41)

这是片绿油油的旷野,两条无限伸展的铁轨,把它一分两半,两侧断续生长的柳毛笤,护着凸起的路基,形成了长长的臂膀,为它固土防沙,固碳吸水,并与无边丰润的草地构成一幅生机盎然的图画。

宅小鸭-精美图集 (46)

这也是个无人区,远离村庄,不见人的踪影,只有我们俩的走路声和笑闹声,打破了这里天地间的寂静,惊醒了地上的许多小动物和舞动着的蝴蝶等昆虫,突然飞起的野鸭和山鸟在上空盘旋着俯瞰着我们俩……

这是我第一次和同学来到这野花遍布的大荒野,第一次在这充满阳光的广阔天地上自由的奔跑,第一次无拘束地像草地上飞翔的小鸟,兴奋地大喊大叫,快乐地蹦蹦跳跳。现在想想,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我们作为一个元素,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何尝不是这副风光画卷中的一个要素呢?

我们俩不知疲倦的边走边玩,尽兴地呼吸着飘有浓浓青草味和淡淡花香的湿润空气,高含氧量进入我们的身体,我们像打了激素似的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很快就离开铁路向西北拐去。

这里已经没有了羊肠小路,我们自己踩着草,趟出了新的临时小路,置身在开满鲜花的草地。

宅小鸭-精美图集 (32)

“你快看那,这有黄花”。GR大声地喊我。我急忙来到他跟前问“在哪儿呢?”他领着我又向前走几步,指着几株高颗草上的绿中带黄细长花蕾说,“这就是黄花的骨朵儿,一两天就会开了”。他抬头又向周边看了一下,又指着和这边一样草的花说,“像那种像个小喇叭的黄花就是正开的”。他接着又说,“我们要采的就是这种花,骨朵儿和开的花都可以摘呀!”

我问他:“这就是黄花岗吗?”他肯定地说,“没错,这就是黄花岗!一会儿我们再往里走走,就会看到到处都是黄花了。”

我终于到了这几天朝思暮想的黄花岗。站在花丛中,极目远眺,心里惊奇地想,这就是个藏匿在无尽原野中的天然大花园!这一幕,让我兴奋,让我难忘。

宅小鸭-精美图集 (26)

我们走进了黄花岗的深处,灿烂的黄花铺天盖地,一层层的,随手可摘。此时,我有点后悔,真的不情愿把这个美丽给摧毁,给大花园带来破坏!我的采摘动作有些慢了,心情也不像刚才那样兴高采烈了。

GR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就告诉我说,你要快点啊,我们还要走回车站呢!你别心疼花,它会很快地长出更多,开更多的花。

宅小鸭-精美图集 (22)

听了他的话,我想也对呀,花是一茬一茬地开,你把它摘了,它还会分蘖出更多的新枝,开出更多的花。于是,我心情好了些,又欢快地摘起黄花来。看着面带里的黄花在迅速地增多,想像着家人看到采回来的黄花的快乐,摘的更起劲儿了……

时间在悄悄地过去。不经意间我看了看面袋子,“哎呀!这么多了!”经我一喊,GR也看看自己已装有半下的袋子,连声说差不多了。尽管这时太阳还没到头顶,时间还早,但我们还是决定往回走了。

在回走时,经过一簇柳毛笤时,突然一只野鸭“扑楞扑楞”地飞起来,“嘎嘎”地叫着飞走了。我再仔细往浓密的根处一看,发现有一个用草絮的窝,走近扒开,里面有12个野鸭蛋。我急忙招呼GR,“快过来看呀,这有野鸭蛋!”

宅小鸭-精美图集 (17)

他没有过来,却告诉我说,这儿经常会捡到野鸭蛋,因为这里再往北一点,就是秦家大桥,我们这儿离诺敏河不远,水肥草美,又没人来,就成野鸭的天堂了。接着又催促说,快把它捡了走吧!

往回走,走的有点慢,有点漫不经心,有点随心所欲,这不是因为有点累了,而是因为留恋这里,依依惜别,心情惆怅影响的。此时,我很想每年都来这里,在这个天然大花园里放松地任性地嬉戏,不再采黄花,不再捡鸭蛋,让黄花肆意地开放,让野鸭无所顾忌的飞,让小鸭子快乐自由地安全地成长。 但是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在这个季节再来这里。

事实上,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黄花岗。也正因此,它以未开垦处女地的纯洁自然美,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心里!

宅小鸭-精美图集 (37)

这以后,原以为那些有草原的地方,有歌声赞扬的草原会更美,可现实却令人有点扫兴。我在两千年夏天,乘车从满洲里去达赉湖,以为能看到草原风光,却只见草原很辽阔,草贴地皮长,没有野花香。十年后的夏天,我又乘车从海拉尔到满洲里,一路在草原路上行驶几个小时,青草低矮,略带枯黄,多处草皮被挖开,露天采煤,令人遗憾。而到杜尔伯特的草原,感觉还有理想中草原风光的影子,但它们有相当的部分,已经国家投资进行了改良。像黄花岗那样完美的草场,再也没见过。

至今,我不知道黄花岗的情况,说真的,我也不想知道,因为无论它今天建设成什么样,只要是被动了,我都为它惋惜,甚至感到悲哀,那它就只能在我的心里让我欣赏,让我每年在这个季节和它在我的心里相见……

我们按时到了车站,安全回到了家。我把黄花岗的繁花和静美也带回了我心灵的家……【文/森林与草原】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别样的秋,别样的你

2021-9-23 15:41:21

精美图集

仰望

2021-9-23 15:41: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