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我理想的陶醉在自我的世界里,在真空里感受那个飘飘然的灵魂。那个闭着眼感受世界的人,偶尔一睁眼,竟气得无可奈何,说实话,修养差的连我自己都很鄙视自己。同时,我感到自己实际是深切的与这个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而且,不是我被它抛弃,就是我抛弃它。

宅小鸭-精美图集 (71)

走在操场上,两个孩子在玩羽毛球,一个胖孩子把球打过来,小瘦子没接住,但也没落在地上,他一下下颠着球,最后颠到合适的位置,狠狠把球打过胖男孩的头顶,落到离胖孩子很远的位置上。胖孩子说:你输了,你二拍了。“二拍”,多么准确的专用语言,打球是不能打两下的,打过去也算输。但小瘦子耍赖:“你没说不许二拍!”,五官扭曲在一起,一看就是经常耍赖的。我内心的无名火腾的升起,这还要提前告诉?特地提前对他告知?我想看小胖子怎么办?小胖子没柰何,但也想继续玩下去,就临时宣布:“那我现在告诉你,二拍是犯规的”。小瘦子还在耍赖:“你也没说不许二拍!”赖的理直气壮!小胖子只好继续:“我现在说了,二拍算犯规”,然后,悻悻的回过头去捡丢落的羽毛球。他们当然是继续玩。而我,作为一个老师,恨不能跳过去当场去批评那个耍赖的孩子:“你心里很清楚那叫犯规,不是每次玩球之前人人都得对你宣读一遍游戏规则。”但是,小瘦子就是要在他参与的活动中,人人必须针对他宣读一遍规则,否则,他可以不理会规则。在我的心中,小瘦子这样的人充满了麻烦,狡诈。我真的想矫正过来,为别人永远的免去一道麻烦。但是,我做不到!!小胖子还想玩,不可能教训这个小瘦子,而且,小胖子也对小瘦子妥协了,不但继续跟他玩,还继续满足了小瘦子的无理要求,重新宣读一遍游戏规则。我不知还有多少规则没有宣布,然后,后面还有多少无赖的事情需要妥协,很明显,我不喜欢小瘦子,用逃避的方法赶紧逃离了操场。

刚到大门口,一群来借场地的小学生在等待放学,等待家长来接。一个孩子探头探脑的往外走,被一个管理老师一把揪住,如临大敌似的,或者说充分的表现一种保护孩子的责任心,一再询问那个来接孩子的家长,其实,连我这个陌生人也看得出,孩子与那个大人是彼此熟悉的,我很厌烦这种夸张的怀疑,不知道是在保护孩子,还是在表现自己的存在感,如果真的是一个人贩子在他面前,我不知道这个人有无慧眼识别出来。孩子无畏的解释着,这边全神贯注紧张的听着,生怕漏掉一个不符合的信息,家长们在外面一脸感谢的等着,这边孩子们得意而满不在乎的接受着重视,出去的孩子大都是一脸的不屑,大人是一脸的讨好。我心里怪怪的,感觉正常还是不正常?应该是正常吧,也许我才不正常。出了门一拐,我又碰见一个女家长在求一个孩子不要再买零食,她不是拒绝孩子买东西,而是引诱孩子去更好的超市买,孩子不愿意,她也半推半就的跟着孩子往一个小商店走,我也许又不正常了吧。感觉对这个世界我好不耐心,怎么全都看不惯。也许他们是常态,而我才是有问题的瞎操心。一切自然跟我无关,但有关系的是我在想到底不正常的是谁?我为什么如此的容易被扰动,除了搅扰我自己之外无任何意义。

我很不平静的回到了家,感觉很累,是身心的一种疲惫。这个世界充满了怀疑,狡诈,迁就,面对种种,我该以一种什么资格和面孔去面对,那一切或许跟我没关系,如果真的没关系那就该一点不理会,根本没必要往自己心里去。我在想,如果我是那个胖男孩如何?如果我是那个管理老师如何?如果我是那个女家长如何?拒绝!痛斥!还是交流接受?我想,该动动脑筋的,活力就在一个活字,如果全是死的,又何必埋怨一切死气沉沉?【文/欣喜的欣】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为月心痛,为月不值

2021-9-22 23:02:14

精美图集

一日一省,老有所乐

2021-9-22 23:02: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