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的回归

  家乡那个叫梁河的小县城,虽小却人杰地灵,历史文化底蕴深厚。历史可以追溯到汉朝时期的哀牢国、元朝时期的征缅之战、明朝时期的三征麓川,还有清朝末期、民国时期的十司之首,以及民国元老李根源等历史名人。老家叫芒展,离县城不到10公里,只是海拔高出县城了好几百米,便是杜牧所说的“白云深处有人家”的群山之中。夏日的清晨来到老家,不是“停车坐爱枫林晚”,而是常建所说的“初日照高林”是也。宽阔的柏油马路从村前拂袖而去,少了“曲径通幽处”,却让这雨后的清晨,树木掩映下的村庄,在阳光下妩媚到了极致,清新的空气加上美丽的心情,不觉使我有了那种闲云野鹤的自在。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哇-——哇-——哇”沙哑而带有空灵感的鸟鸣声,多么的熟悉,又多么的陌生,让我想起那句“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词句来。那不是小时候司空见惯的乌鸦在叫唤么,我的内心顿时激动得不得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是我开始记事的年龄。也是夏日的清晨,下了一夜的雨停了下来,云开日出,当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潮湿的古寨,炊烟袅袅,寂静中偶尔有几声鸡鸣与狗吠。接着香果树上、大梨树上,寨子中间那棵大青树上,各种的鸟儿,欢呼雀跃,与人们一道为了生存忙碌了起来。这些羽族中我印象最深刻的要数是乌鸦和喜鹊了。两种号称是神鸟的鸟,成双成对地出现在高高的大青树树稍上,或者风中摇曳不定的龙竹尖上,乌鸦的羽毛黑得发亮,喜鹊花白的羽毛,飞在天空中宛如一把漂亮的羽扇在飘荡。据说乌鸦和喜鹊都是“一夫一妻制”,对爱情有着忠贞不渝的忠诚。平时偶然叫唤几声,不足为怪,人们也习以为常。如若声嘶力竭的叫喊,就会预示着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自然喜鹊叫的是喜事,乌鸦叫的肯定为不祥之兆。那时候村子里有的人家,藏着铜炮枪,除打野兽也打鸟,铜炮枪里灌的是散子,最可怜的是大树上、打谷场上的山鸽子了,火着枪响几只甚至十几只山鸽子顷刻间就变成了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可是,人们就不打乌鸦和喜鹊。就算误打下来了,也不去吃它的肉。

宅小鸭-精美图集 (6)

乌鸦在人们心目中是一种晦气的象征,不愿提起它议论它。然而,人们更多的还是从它身上感悟到了许多人生的智慧与哲理。老人们总是叮嘱,乌鸦与喜鹊都是神鸟,乌鸦非常有灵性,它配合着喜鹊给人们传达着是好是坏的信息,千万不能去伤害它。乌鸦其实还是一种特别聪明的鸟。记得小时候,家里鸡窝里如果有鸡蛋,趁家里没人,乌鸦就会把鸡蛋叼走,一个完整的鸡蛋它是叼不走的,它会把鸡蛋先啄一个小孔,再通过小孔咬紧蛋壳轻松刁了去;后来我还知道了乌鸦不只是会叼走鸡蛋,还会把无法喝到的半瓶水,叼来石子填充瓶子让水满起来,解决口渴的问题。传说中的乌鸦反哺更让人们肃然起敬。这些传说故事还有我的亲身经历,让我从小就对乌鸦和喜鹊有了一种既恐惧又敬畏的情感。

宅小鸭-精美图集 (83)

  随着岁月匆匆长大,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谋生,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有的年份就回去一次,也都在雨纷纷的清明时节,自幼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知道清明务必地要祭祀祖先,似乎冥冥之中有种被强迫催促的意味。我就想这是不是就因为阿昌族是一个祖宗崇拜的民族,每到这个时候神灵就来要你做这个事情。冬去春来,年复一年,年年回家上祖坟,年年浮光掠影地感受家乡的变化,年年五味杂陈地感叹家乡的变化。弹指一挥间,来到家乡已是“笑问客从何处来”。有那么几年,村子里的大桂花树没有了,听说被卖到城里人家去做风景树了;小学校已经撤并给另外一个村子了,那种书声琅琅再也听不到了;烧灯场那棵大红木树,被砍了,走过那段路,即便是深夜,也没有那种小时候战战兢兢的害怕了,人们说现在阳气重了,灯神都不敢咬人了;一抱大的几十棵大梨树说没有就没有了,春天那种白花盛开的村庄,只能到记忆里去寻找了;村子后山大坡头上那个有仙人脚印的大黑石头,已经被破成小石块搬去下石脚了......。传说就传说了,可永远看不到了。建起的房屋,比过去的高大、清洁、美观,人们穿着打扮多姿多彩,只是穿民族服装的越来越少了;更让我惊奇的是母语讲的也越来越少了。变化日新月异一日千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势不可挡地发生着,自然界的动物们也“不甘落后”地有了微妙变化,虽然铜炮枪被收缴了,许多动物也难觅踪迹了,最使我敏感的心隐隐作痛的是乌鸦和喜鹊不知何时,它们连同它们的声音悄悄地消失了。

看今朝,天道轮回,老家崭新的新农村如一幅美丽的画卷舒展绽放,交通、通讯、产业、水利等等事业蒸蒸日上,老家砸碎了千年贫困的魔咒,走上了小康之路。人们高度地重视生态的建设和保护,茂密的森林,染绿了群山,乌鸦喜鹊回来了,那是灵性的回归。富裕了,幸福了,一个贫困的阿昌社会终结了。是的,我们置死地而后生,我们经历了激烈的阵痛、我们经历了脱胎换骨、破茧成蝶。或许这是在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之前,所必须要经历的不可逾越的岁月。在这个时间段里发生如此大的变化,那该是亘古未有的吧。我们庆幸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这样的一个国度,亲身感受了一把天地万物玄妙深远的变化。

宅小鸭-精美图集 (83)

  望着那黑得发亮的乌鸦,听着那沙哑而空灵的叫声,我想,这里本来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少了你们,我们虽然幸福了,可是我们能心安吗?如果再能够看到喜鹊如羽扇般翻飞在白云间的身影(也或许我来的不是时候,没有遇到它们),那真就是“打破了一个旧世界,建立了一个新世界”。而这个新世界,不是简单的历史重复而是一个时代的涅槃重生!【文/赵兴海】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中年

2021-10-27 19:39:17

精美图集

鲁迅故居,朱自清及其他 —— 聊聊而已

2021-10-27 19:39: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