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诺兰

诺兰,一个从我梦里走出来的名字。

在梦醒的刹那我仍未觉得这是梦,直到闹铃响到了第二遍。

5:59,这是我梦被戛然而止的时间,也是我梦与现实交替的时间,更是我与亿万生命相约迎接朝晖的时间……

宅小鸭-寻找诺兰

关于诺兰,我知道的并不多。关于“诺兰”,我也寻思了一会儿;不对,是好一会儿;在我最终确定要用这两个字时,我隐约感受到了一种似曾相识。至于“诺兰”是名还是姓?还是姓名?我无从寻知。我只知道在我梦醒时的刹那,脑海里闪现出的只是“nuolan”。于是,“诺兰”理所当然成了我对梦中那女孩的称呼。至于她是否真的叫诺兰,我希望她是。

宅小鸭-寻找诺兰

关于诺兰,我想了很多、很久,任凭我用尽洪荒之力去追溯、去思索、去寻忆,它仍旧是一个未解的谜。它既不是我初恋女友的名字,也不是哪个与我相过亲的女孩名字,更不是我看过的某部小说里的名字,它更像是我梦境里的一个幻灭。

有关梦的内容,我还依稀记着一些 。我侧着身子倚靠在长条沙发的最右侧。沙发的中央坐着一位男子,他的对面则是那位被我叫做“诺兰”的女孩。她的右后侧是一扇向右开的门。

这是一场没有前因后果,没有更多人物对白,直接把事件推到最高潮的梦境独幕剧,我与那人更像是两个活着的道具,没有一句台词;诺兰才是梦中的主角。有那么一瞬,我怀疑是自己跑到了别人的梦里去,而不是自己在做梦。

那男子从始至终都是低着头俯瞰着自己的双脚,双臂自然垂落并弯曲在两侧,环抱着膝盖。一头乌黑的秀发遮住了他整个头颅,以至于我很难辨别他到底是谁,我也是通过他的形体才判断出他是男的。就在我想要理清我和他们之间,以及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时,诺兰说话了。只见她声嘶力竭地对他控诉着什么,而我则像一个木偶,呆呆地立在那里,仔细地听着她的控诉,因为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遗憾的是我似乎听到了什么,但又什么都记不得了。在我侧耳倾听的同时,我的视线从未离开过她的身形,我的心底也从未停止过对一个名字的呼喊。但当梦醒时我的呼喊还在,她的身形却没了。

宅小鸭-寻找诺兰

梦的最后,我和诺兰相约要一起离开,离开那个让她伤心欲绝的人,离开那间让她充满悲伤的屋子。就在我要挪步向她走去时梦被惊醒了……眼看一场美好就要开始,却被现实给硬生生地打断了,我的美好也瞬间变成了没好。

梦虽过去多日,但我仍会时常念起。如果那天闹铃没响,我会和她去到哪里?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我们会不会不离不弃?她会不会是我在现实中梦寐以求的伊人?如果,梦永远不醒,我会不会在梦里幸福的度过我的余生?人横竖都是死,为什么我不能选择幸福的“躺平”?

如果当时的梦没断,如果梦还可以延续,如果要我在现实和梦境之间做出选择,我想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梦。在梦里,有我喜欢的人,有喜欢我的人,我再也不用为每天中午吃什么而犯愁,也不用为每月的账单而犯难,更不用为了活着讨好谁而心有不甘。在梦里,我可以不吃不喝好多天,我可以不眠不休好多年,最主要的,我还可以找到人世间所不能给予我的爱和自由。

爱和自由本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但现在,这两样都被束缚了,亦或是被搁置了。我们都像是一个个物质的劳奴,在没有爱和自由的给养下,我们都各怀心事,做着看似光明正大,实则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事。表面和善的人类,其实远不如表面凶猛的野兽,至少它们在吃饱之后就不再寻猎了,我们则不然;我们犹如是一只饕餮,永无饥饱。如果我是上帝,看到人世间的这一幕,我必然也会哑然失笑。

记得曾看过一段文字,说,乞丐只会与乞丐攀比,不会与富人攀比。何故?眼界不同。那现在呢?放眼世界似乎很少能看到真正意义上的富人。所以,我们的攀比对象只能是同样没有自由和爱的同类。

久而久之,我们都形成了排除异己的心态,一旦偶遇一位不为金钱,不为物质,不为权贵,只为爱和自由而活着的人时,我们给予的不是仰望和羡慕,而是围观和调侃。就如同早先年去动物园看动物,动物们是不自由的,我们是自由的,我们可以肆意地挑逗它们。

现在,动物们是自由的,我们是不自由的,我们都被圈在一个固定的或是移动的笼子里,拿着各式各样的高新设备拍来拍去,拍的不亦乐乎。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拍的到底是什么?是动物本身吗?不,是自由!是动物们的自由,是我们每个人都渴望但又不敢去实践和追寻的自由。

寻找诺兰,寻找的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或是一个人,而是爱和自由。常言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没有自由的生命就如同是一摊死水,除了会发绿、发臭之外再无其它。即便如此,我们每个人最先向往的仍旧是如同死水一般的人生,就如同那些年人们一直在争夺的“铁饭碗”。

对于爱和自由的追寻,在我看来,在当下的世界里,这可能是少数人的追求,或者是极少数人的。因为我们都活在当下,我们都免不了要用物质来维持一个人的生命以及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与此同时,物质还是一个人类分群的标准;一群喜欢爱和自由,一群偏爱物质和权贵。一个喜好爱和自由的人,必然不会过分的追求物质和权贵,反之亦然。

寻找诺兰,可能是我余生最后的事业和梦想。昨天一姐姐问我,“如果你找不着诺兰怎么办?”我说,那我就改名叫诺兰。

一个人,一个名字,再加一个梦,这是不是就是人的一生?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别样的小巷情

2021-7-19 21:17:27

精美图集

新人必看指南

2021-7-20 16:10: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