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道

“来,我们来点香。”益坤在我面前拿出了香料盒。他的手指纤长。一小时前他刚刚为我诊过脉,他用中医特有的悠缓语调一点点拂去我的焦虑。

白衣灰袍,一位君子,清朗如月,如圭如壁。一边的桌子上摆放着梵文经著,一边的柜子里陈列着洋酒威士忌。益坤坦言自己是双子座,白天和晚上是两个人。我遇见他的时候是傍晚,介于白日和黑夜之间。他说,五年之后会带着家人住到山里。我看到了热烈的他,也见到了沉静的他。他为我煮陈年的普洱,他说这是他早年在云南经商时的珍藏。茶很香,盛在洁白的瓷杯里,像一方红石榴石,闪着幽深的光。

益坤行医后修道教。坐的姿势是标准的盘腿打坐,隔着桌子,我能感受到宁静温润的气场。他看着我,目光平和,无喜无悲,虽是初次相见,但没有陌生感,仿佛认识了几十年。我俩面对面坐着,他一问我一答,聊着医理、道学;聊着黄芪、当归,简单的把脉问诊渐渐扩展到红尘俗事,天南地北。益坤与我讲述着修行之道,一句“香道”祛秽疗疾,引起了我的兴趣。

宅小鸭-精美图集 (54)

香道文化是文人墨客的雅致追求。益坤看出了我眼中的好奇,他将两个食碗大的白瓷盘用纸巾擦拭干净,摆放在一字排开的四个香料盒前。香料盒是普通的塑料罐,盒盖上的商标早已磨损,裂纹斑斑,看不清字迹。“这是留兰香、这是沉香.......”益坤边解释边取出一个针灸布包,扬指推开,里面是一排排列整齐的金属棒,闪着凛凛的寒光。待他取出一个,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柄细长的铜勺。勺口只有四分之一片指甲大小,勺柄很长,像一支古时插在侍女头上的簪子。

“我们每人取四勺香,按同一个次序、同一个方向、同样的剂量放在各自的瓷盘里。”我笑笑,不明就里,但还是听话地遵着益坤的嘱咐,一勺一勺舀起香粉。

薰香,我是喜欢的,与生俱来的喜爱。很小的时候,我会去奶奶卧房的窗台前取下一束檀香,点燃火柴,用它来薰屋子。奶奶告诉我,香能安神,更能养心。奶奶绣花的时候,总爱燃一炷香,于是,爷爷在窗前的香盒里置满了檀香。成年以后,一入阴雨连绵的黄梅天,香便成了我每晚的依傍。袅袅一柱青烟,清净了雨声,细点了黄昏。如若没有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驱赶久居不散的霉味。

宅小鸭-精美图集 (25)

我的日子过得浅显,对香的认知也停留在浅显得表面。香道,是历史悠久的传统生活艺术的升华,从古流今,通过识香,六根感通,香枝呈现和香法修炼等环节,在相对规范的程序中,使闻香者体会人生、感悟生活。

益坤在我面前将香道的步序一一展示:刮香、匀香灰、压香灰、放香篆、拔香篆,最后他缓缓用一张白纸卷起纸烟,火星点点,香粉明灭,青烟徐徐升起。益坤请我品香,区分左右两个瓷盘中的不同。 我深深吸了口气,将鼻子分别凑近两个瓷盘。同样的香味,似乎一款浓烈些,一款清淡些,但更多的是羚羊挂角的隐没无踪。我摇了摇头,表示对区分的无奈。

“我置的香,香味是往下走;而你置的香,香味是往上走。隐忍太多,必须放下。”烟雾缭绕间,所有的谜题找到了答案。物极必反,昭然于心。同样的粉末凝聚不同的香味,不同的香气源出不同的心境。这是我未曾料到的。

青烟缭绕着我,香气浸润我的心。我似乎看见年少的我背着前尘往事渐行渐远,熟悉的道路上,即将前行的我引一程新的芬芳。【文/紫薰】

宅小鸭-精美图集 (45)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秋有薄念,独自凉

2021-10-11 13:40:48

精美图集

遗憾也是美

2021-10-11 13:40:5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