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期盼

风调雨顺是人们千年的期盼。然而眼前的秋雨又没完没了下起来了,这雨似乎发誓不下出一点灾难就不叫雨。这是“风调”还是“雨顺”? 这是老天爷开恩,还是老天爷逗人玩?还是因为老天爷的岁数大到已经不能自控?总之,不知何时对于秋雨我总有一种五味杂陈的情怀。

宅小鸭-精美图集 (66)

我是在标准的农业社会出生成长起来,后来才慢慢进入到今天全新的工业化社会。以前我曾经幼稚地认为,只要我们国家能像西方列强、霸权国家那样发达,也进入到工业化社会,那我们就可以基本不需要靠天吃饭。但一路欣喜万分的激情努力被路途上的荆棘无情地撕扯、抽打的衣无半片,体无完肤。现在,我拄着用了五十多年的拐棍向梦想的家园凝神举目眺望,却还望不到梦想家园的炊烟。是梦想家园太过遥远,还是我们人类的行走依然是学步的幼儿步履蹒跚?我不曾想过不走,可不知我这根用了五十三年的拐棍还能再坚持多久。

今年,夏天的雨任性地在子午岭不下,在河南猛下。老天爷从不舍得给黄土高坡的洛河两岸多施舍一杯雨水,以减少陕北的干旱,清除河南的灾难。而秋天的雨可以任性地没玩没了下到这里,这全凭大自然的那一股好玩任性的“风”。

“风调雨顺”从过去一个又一个千年龙王庙袅袅升起的香烟祷告中传出庄稼人可怜的祈求情景至今还回荡在人们的眼前。然而,今天对上苍的祈求又悄悄地转动在了有科学思想的农民脑海中。新世纪尖兵利器,科技大棒被任性的“风”无视、无情地嘲弄,让五百年来发展起来的现代新科技变得无所适从地羞愧。任性的“风”就是给你不“调”。

“不怕春上旱苗,就怕伏里旱子。”怕啥来啥,老天爷可真会给农民上眼药。大夏天天旱,勤劳的果农不信神,不信邪,你不下我拉水浇苹果总是可以的吧。老天爷不屑一顾。阴历八月十四那天,陕北南部一通暴雨无征兆来袭,云里面藏了好多冰弹,将好多人家苹果砸烂。果园里传出了抽泣声拌和着哀怨:“老天长眼眼在哪里?你就像憋了一肚子坏水的嫖客,早不打晚不打,我刚撕了袋你就打。‘风云’那里去了?为何飞机不能晚点?装个高大上的火箭炮就像一个不能嫁人的漂亮姑娘,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高冷地浪费着我期待的情感!”

按理说中国人是很世俗化的,创造了玉皇大帝,就接着创造了一个王母娘娘,让他们过人一样的生活,生一堆漂亮的七仙女。这还没完,再打破门第门户偏见,让其中的老七嫁给了安徽的一个憨厚农民董永。创造了和善的如来佛,对着脾气接着再创造了慈祥的观音菩萨,总怕他们孤单。太阳有月亮,白天有黑夜,雷公有电母,细想唯独没有给老天爷和风这爷俩找到一个合适的说话人,让他们至今没有个管家。啊!知否知否,老天爷不老,风神更小,娶妻正好。快!快!快!谁能给他们找个说话人和和脾气?那将是人类大功一件。

过去没有人能飞的比云高,总以为龙是主宰雨的。今天,我们人终于比龙飞的高的高,理性客观地知道雨形成的原因,在一定的小范围能够干扰一下天气,这是人类的进步。但人类真正要能做到对大气环境进行干预控制,我想这是一件难以实现的事,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好实现。现在姑且不说太平洋上的一个浪花可以引起热带气旋,我们无法预测和控制,就是面前飞起来的蝴蝶造成的效应我们又如何来控制呢?还有……唉,风调雨顺依然是今天人们千年的期盼呐!

春天缺雨使人愁,夏天缺雨使人忧,秋天雨多使人烦,冬天无雪人熬点。这是宜君人太过矫情,还是老天爷对靠天吃饭的子午岭人太过冷漠?

抬头望苍天,雨点捶打着我的脸庞,洒湿了我的衣裳。我不仅要问风调雨顺这个千年的期盼还要盼上多久?但我想“与天斗其乐无穷”,中华民族已有无数英儿为爱献身,还将有无数英儿励志弥坚为爱献身,这千年期盼一定不会太过遥远吧!【文/白印权】

宅小鸭-精美图集 (2)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清晨的秋雨

2021-9-26 20:31:41

精美图集

散文诗精粹

2021-9-26 20:31:4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