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有条胜利路之一

胜利路

胜利路是一条藏头藏尾的路。从重庆原市中区黄家垭口到一号桥那条路的中间,在钢铁设计院和科技情报所之间,探头探脑夾着数十户人家,那就是胜利路的尾巴。

沿着抹斜抹斜的缓坡,一溜儿灰扑扑高低错落的穿逗房,或者头顶黑乎乎的牛毛毡,墙则用竹篾片围就的偏偏倒倒的寒酸小屋,挤挤挨挨夾在科技情报所和钢铁设计院,串在了双溪沟和富城路之间——这就是胜利路的头了。这头呢,还怪糟糟的匿在富城路里没个头的样儿。

这就是胜利路,一条隐匿在城市间毫不起眼的路,一条咸酸却又充滿勃勃生机的街道。

宅小鸭-精美图集 (35)

据说,胜利路之名还得益于抗战胜利,抑或更早的北伐革命。当时某个战役或收复某个局部,当局一时兴起,得与命名,具体情况本人却不可知晓了。

宅小鸭-精美图集 (56)

当年,我老爸老妈搬到这里时,已是五十年代初。我家在胜利路尾,是在一个凹槽,尤如一个盆,当时这里挤挤挨挨有数十户人家。都是下里巴人,都是贩夫走卒者之流。后来,科技情报所扩建宿舍,就把这里拆了,另外在附近高坡修建了两幢四楼一底的红砖房子,我们都把那叫做“红房子”,拆迁户就安置在那儿。因为我家在半山腰,房子恰好保留下来。望着住进”红房孑″的邻居,我们好生羡慕,却也只能自认无福了。

宅小鸭-精美图集 (31)

但是,我家却与科技情报所宿舍最近,得以与那些操着标准普通话的北方崽儿厮混,倒也另有一番情趣。从胜利路尾巴望出去,可见一幢古色古香,飞檐拱门宛若重庆人民大礼堂的建筑,那是市五招待所,对外接待呢,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有驻军持枪保卫,枪刺凛冽,了得!

那时候,家家孩子都多,像我家就有六个。家里老的都是底层市民,孩子一律敞养,却也自得其乐,有耍不厌的游戏。一是官兵逮强盗,两拨小崽儿 ,一拨是官兵,一拨是强盗。官兵呜嘘呐喊,将匿在树笼,土堆,房前屋后的强盗逮出来。然后呢,审。官兵身份中有贪官,也有清官,甚至有皇帝也有奸臣。升堂了,审问官大呼一声丶带犯人!.接着小崽儿些便开始了开堂审人犯的活动……这游戏生动,有趣,崽儿些充分发挥想像,纷纷添油加醋,把一台游戏演绎得有声有色。二呢,就是拍纸画,还有打金乌龟,等等。最惊险刺激的,就是坐滑轮车了。

一般是晚饭后,一拨三两小儿提着滑轮车,络绎来到黄家口至一号桥这条公路上段。这截路是一溜陡坡,从黄家垭口至捍卫路中学这一截溜直.;只是在捍中有一个近九十度的弯度,然后又是一溜直的陡坡,在华一村菜市场有一小弯,然后几乎可直达一号桥。

小崽儿些或个人操作,或一人掌舵,后面搭载二至三人,到得捍中,或更远一些,人上车,脚一松,只听耳畔”唰唰“的罡风,滑轮车便箭矢一般朝下飞逝而去!

这条路是大路,是支公路,当然是有车的。有时,飞驰向下的滑轮车陡然遇到汽车,车上的崽儿脚板心手板心都抓紧,双脚一伸死抵地面刹车,且不待车停稳便迅速立起,抱起心爱的滑轮车便跑,不然被驾驶员逮住后果便严重了。曾经有崽儿被逮住,押到家被妈老汉饱以一顿老拳;还有的更惨,滑轮车直接被砸,没了心爱的玩伴。

宅小鸭-精美图集 (95)

玩滑轮车还有一个风险,就是在华一村那恰好有一个养护处,那里有人专管,被小崽儿些称作"屁眼虫″。他们往往背着手,帽沿压得很低,装作路人沿路上行,遇到下行的滑轮车便老鹰一般扑上,抓住惊慌失措的小崽儿,轻则一顿训斥,重则押到办公室一至于滑轮车,当然就收缴了。【文/磨子李】

宅小鸭-精美图集 (93)

免责声明:本站的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仅为资源共享、作个人学习使用,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如有侵权请发送邮件至:newmikke01@163.com 且用且珍惜,永久地址:www.zxy01.com(宅小鸭首拼字母)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精美图集

醉美秋天,心归何处!

2021-9-24 23:05:28

精美图集

墙扒拉墙扒拉墙墙

2021-9-24 23:05:3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搜索